<u id="fzb3h"></u>

            <em id="fzb3h"></em>
                <wbr id="fzb3h"></wbr>

                  <var id="fzb3h"><code id="fzb3h"></code></var>
                  18955650906
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  »  原創隨筆

                  彼岸風吟(一)——忘川河畔

  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16/3/19 10:46:38

                  我眺望著冥界的忘川河,河水不停的流息著,牽引著多少罪惡的靈魂來到冥界。萬川彼岸的花開的如血一般的燦爛,當靈魂度過忘川,便忘卻生前的種種,曾經的一切留在了彼岸,開成妖艷的花。 我,蘇圖,幽冥界的一個殺手。冥界也會有仇恨,喝了孟婆湯只能了卻前世的種種,冥界也有愛,也有恨,所以也就有了我們的存在。 ————每當不開心的時候你就會來這眺望忘川河 ————至少河水能洗刷罪惡的靈魂 ————你厭倦了這種生活? 我轉身,在我身旁的是我的兄弟,裂空,我們幽冥界最出名的三個殺手之一,我們直接聽命于我們的王,九幽王。我們三個就像這個世界的影子,別人永遠都不知道我們的存在,知道的那一刻,也就是死亡的那一瞬間。這樣的生活,我們無所謂厭倦,我們本身就是死人,沒有感情,沒有牽掛,冷血,無情,這才是殺手,這樣的人也只能稱之為死人,而死人何來對生活的厭倦。 ————夢蝶,回來了。裂空對我說道。 我,裂空,夢蝶。自從三萬年前,被我們的王從萬川彼岸采摘回來的時候,注定了我們三個人這一世的緣分。當年我們只是萬川彼岸的鮮花罷了,王對我們說,當年他在萬川河上看到三束異常妖艷的彼岸花,紅的如血一般的艷麗。王不惜損耗他三千的功力,將我們幻化為人形。從此 我們便只聽命于王,過上了這種殺手生活,一晃就是萬年。 回到我們三人的住處“忘情居”。老遠我便瞧見夢蝶,只見她雪白臉龐,眉彎嘴小,笑靨如花,清靜秀麗的少女臉孔一對清新亮麗的眼珠顯得格外活潑。隨著夢蝶出來的是我們的王,九幽王,他永遠都是那么的自信,渾身充滿著王者的霸氣,而對我們在那凌厲的眉宇之間又多了幾分慈父的關懷。 ———— 圖,我剛完成了王給我的任務,刺殺了鬼王府四大殺手之一的“魑”。夢蝶抬起她那雙天真可愛的眼睛望著我。 我笑了,望著蝶,這樣一個純真的女孩,怎么將殺手兩個字和她聯系起來,難怪每次她都這么容易的得手。沒有殺氣的殺手,是最厲害的,也是讓人疏忽的。我拿起在忘川摘得一朵彼岸花送給蝶,如血般妖艷的彼岸花映照在蝶的臉上,使得她原本雪白的臉龐多了幾分嬌艷。 ————圖,你過來,我有話對你說。鬼王府的大軍馬上就要來了。王淡淡的對我說道,面對戰爭他卻仍然是這般從容不拒。 幽冥界和鬼王府之間的戰爭不知道延續了多久,我只記得六千八百年前的那場戰役,忘川河的血被染紅了,忘川河畔的彼岸花被鮮血澆灌的異常的詭麗。我的心中感到一絲隱隱的不安,戰爭會給我們帶來什么?是勝利的喜悅?還是殺伐的痛楚……(待續)

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15-2016 www.bobdingethal.com 安慶市浩軒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   皖ICP備16019232號-1   皖公網安備 34080302000238號

                  亚洲色欲色欲综合网站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