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u id="fzb3h"></u>

            <em id="fzb3h"></em>
                <wbr id="fzb3h"></wbr>

                  <var id="fzb3h"><code id="fzb3h"></code></var>
                  18955650906
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  »  原創隨筆

                  你的風陵渡,我的鐵羅漢

  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17/10/19 10:54:42

                  那一日的武當山后,竹林深處,綠蔭遍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除了偶聞鳥語之外,竟是半點生息也無。

                  喬裝打扮成弟子模樣的張無忌,跟著俞岱巖和少林寺的空相,一同來找閉關修煉的張三豐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此時的武當山下,趙敏正假借明教之名,帶著一眾人馬來勢洶洶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就在被空相趁機暗算,身受重傷之際,張三豐從身邊摸出一對鐵羅漢,交給俞岱巖,并平靜而又溫和地說道:

                  “這對鐵羅漢是百年前郭襄女俠贈送于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你日后送還少林傳人,就盼從這對鐵羅漢身上,流傳少林派的一項絕藝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說著,大袖一揮,走出門去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就是這寥寥十字,卻讓人不禁鼻子一酸。

                  年少時不懂,只覺得張三豐此舉十分豪邁,倒也應正了一代宗師的古道熱腸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可如今仔細思量,卻發現更多的是一種俠骨柔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百年前郭襄隨手贈予的一對鐵羅漢,他竟然妥善保管,貼身收藏,以至于隨身就能摸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果不是因為其中寄托著那份情愫,又如何能這般視若珍寶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當他決定把這對收藏了百年的鐵羅漢交給俞岱巖之時,或許心里也終于肯放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江湖悠遠,歲月漫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百年的空等,終于讓這場盛大的暗戀隨風飄逝,空留一聲嘆息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第一次相遇,是在華山之巔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不過是個十二三歲的青澀少年,金庸形容他形貌甚奇,凝氣卓立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當時,瀟湘子與尹克西偷了少林寺藏經閣內的《楞伽經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張三豐便跟著師父覺遠大師一路追討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楊過小龍女與郭靖黃蓉、周伯通等江湖豪杰正好齊聚華山之巔,也順便目睹了這場紛爭。

                  眼看只懂得內功不懂得招式的小張三豐被尹克西處處逼緊,站在一旁的郭襄忍不住幫腔了,她讓張三豐放手去打,打不過有她幫忙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張三豐聽得這一聲脆響,在混亂之中不忘向郭襄道了聲謝。

                  等到眾人下山之時,郭襄回過頭來,看到張三豐頭上的傷口在汨汨流血,連忙從懷里掏出手帕,替他包扎止血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是張三豐第一次仔細打量她,為她的仗義出手心生感激,也想對她的善良寬厚出言道謝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料卻見郭襄滿臉憂傷,眼里更是淚光瑩瑩。

                  看著這位美麗可親的小姐姐如此傷心,他竟然也說不出話來了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記得當時覺遠還搖首長嘆,說張三豐一動嗔怒,靈臺便不能如明鏡止水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當真是一語成讖!

                  就是這個相遇,讓張三豐從此百年孤獨。

                  再度相遇,是在少室山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三年的時光過去,張三豐已長成為十六歲的少年,郭襄也在這三年里輾轉漂泊中出落成十八九歲的大姑娘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因為尋而不得,郭襄便到少林寺找無色禪師,想在他這里打聽到關于楊過的一些蛛絲馬跡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沒想到,最終還是失望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郭襄下山的時候,張三豐一直跟在后邊,隔著幾步遠,始終不敢上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郭襄回過頭看到了他,也認出了他便是三年前在華山之巔上受傷的少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便笑著問道:“張兄弟,你也來送客下山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張三豐在猝不及防中,臉上一紅,輕聲應了一句:“是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郭襄便從懷里摸出一對鐵羅漢,把它塞到了張三豐手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這對鐵羅漢是在郭襄十六歲生日那年,無色禪師因楊過的情份送上的賀禮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一直視作心頭之寶,只不過這三年來尋尋覓覓冷冷清清,大老遠找無色禪師打聽消息也沒有結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傷心失望之下,就隨手贈給了張三豐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沒想到張三豐卻珍藏了一百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或許,金庸就是想借這一段來暗示兩人感情路上的殊途同歸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都是癡情種,都是視若珍寶,卻也都是愛而不得,最終孤寂一生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一別數日,張三豐的命運橫遭巨變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因為在比武之中勝了何足道,張三豐被誣陷偷學經書,遭到少林僧人的追殺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這走投無路的時候,他與郭襄再度相遇。

                  覺遠大師為了保護他倆,將兩人裝在鐵桶里,挑著狂奔數十里,最后氣數已盡,坐化身亡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覺遠臨終之前,一直在念《九陽真經》的內容,張三豐與郭襄分別記下了其中的一部分,為日后創立武當派與峨眉派奠定了基礎。

                  到了分別之際,郭襄感念于張三豐年幼道淺,又孤苦無依,將手腕上的金絲鐲相贈,并囑咐他去襄陽找她爹媽,以求安身立命,還貼心地提醒他要容忍她大姐的壞脾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交代完這些,郭襄說了一句:“咱們便此別過,后會有期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便翻身一跳,騎著小毛驢逐漸遠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三年前,華山之巔,楊過與郭襄分別之際,也留下這么一句:“咱們就此別過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沒想到三年后,少室山下,郭襄留給張三豐的也是這一句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只是啊,江湖那么大,這一別竟然都成了永恒。

                  雖然相見匆匆,但對于從小在少林寺長大的張三豐來說,著一襲黃衫,懷一股豪情,既聰慧過人,又溫婉善良的郭襄,足以讓他為之傾倒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金庸的武俠里,大多是妙齡女子愛上英雄豪杰,張三豐與郭襄的這一段卻一反常態。

                  雖然描寫的很含蓄,但“臉上一紅”、“頗為依依不舍”等曖昧詞語,還是能依稀看到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年模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種朦朦朧朧欲說還休的愛戀,卻更加意味深長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張三豐與郭襄在《神雕俠侶》的最后相遇,故事也在《倚天屠龍記》里得到延續。

                  雖然眾多電視劇版本中,都將兩人的這一段省略掉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翻開《倚天屠龍記》的原著,前兩回是“天涯思君不可忘”,和“武當山頂松柏長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其中講的不就是郭襄與張三豐嗎?

                  少室山一別之后,郭襄繼續浪跡天涯尋覓楊過的蹤跡,張三豐原本是聽從郭襄的建議,到襄陽去找郭靖黃蓉夫婦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只不過,這路上遇到的一件事改變了他的決定,也讓他此生再也沒能與郭襄重逢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話說張三豐一路跋山涉水,來到湖北境內的武當山腳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里離襄陽不過二百多里,他停下來歇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時剛好有一對少年夫妻經過,只聽得妻子數落丈夫,說他作為一個男子漢大丈夫,不能自立門戶,卻要去投靠姐姐姐夫,“除死無大事。難道非依靠別人不可?”

                  這一番話,就像一根根針一樣刺在張三豐心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一瞬間,他想到了自己,堂堂一介男兒,為何要去寄人籬下,還要看郭大小姐的眼色?

                  而且,他知道郭襄心里惦記著神雕大俠,他曾在華山之巔見識過這位名滿江湖的大英雄,還曾受其指點學過幾招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就算去了襄陽,有機會見著她,恐怕她也瞧不上他這個無名小子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倒不如自立門戶,這樣有朝一日重逢了,也更有底氣與實力站在她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言念及此,心意已決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張三豐只身上了武當山,渴飲山泉,饑餐野果,苦心研習覺遠大師臨終所傳授的《九陽真經》,開創了武當一派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二十四年后,浪跡江湖的郭襄終于大徹大悟,也在峨眉上出了家,設立了峨嵋派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們兩人,一個青燈長伴,一個潛心修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隔峰遙望,再會無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只是,心里都有一座墳,葬著未亡人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花開花落,花落花開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少年弟子江湖老,白發紅顏兩鬢白。

                  再出現時,他已是名震武林的一代宗師。

                  須眉俱白,飽經滄桑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就如張無忌多年以后再見他的那般感慨一樣,讓人又悲又喜,眼淚幾乎奪眶而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她卻早已不在人世,只能在旁人提及這位女俠的時候,徒生一種敬畏與惋惜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金庸將張三豐對郭襄的這股癡情,寫得相當隱晦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或許,也只有真正嘗遍了愛恨情仇之人,才能有那么深的感悟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兩人之間的淵源第一次被正面提及,是在《倚天屠龍記》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當時張翠山與殷素素夫婦剛從冰火島回來,與俞蓮舟一起上武當山給張三豐祝壽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就是在這路途中,俞蓮舟說起了當年張三豐與郭襄之間的因緣際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向直來直去的殷素素聽出了其中的八卦,直接破口而出:“這一位郭襄郭女俠,怎地又不嫁給張真人?”

                  張翠山連忙叫她不要胡說八道,可一向嚴肅古板的俞蓮舟卻解釋道:

                  “恩師與郭女俠在少室山下分手后,此后再也沒見過面。 恩師說,郭女俠心中念念不忘于一個人,那便是在襄陽城外飛石擊死蒙古大汗的神雕大俠楊過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讀到此處,恍然大悟。

                  原來,張三豐心如明鏡,他一直知道郭襄心里放不下楊過,他也知道自己的一腔熱血不過是一廂情愿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愛而不得的時候,郭襄選擇追尋,而他卻選擇空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縱使,他知道這番空等終究是竹籃打水一場空,但也愿意為此蹉跎百年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張三豐與郭襄是同一類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們用情不但專一,而且至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• 她十六歲遇見楊過,從此一見誤終身。
                  • 他十六歲愛上郭襄,從此空等一百年。
                  • 她忘不了風陵渡口的相遇,忘不了去黑沼捉靈狐的際遇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于是給弟子取名“風陵師太”,還創立了一招叫做“黑沼靈狐”的武功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• 他也忘不了少室山下的重逢,忘不了給他鐵羅漢時的溫柔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于是給弟子取名叫遠橋、蓮舟、岱巖、松溪、翠山、梨亭、聲谷,也創立了“繞指柔劍”等招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一幕幕,多么相似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兩個用情至深的人,都選擇了這樣的方式,來紀念當初的相遇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只是,大家過去看到的,往往是張三豐的俠義,再回首才猛然發覺,他竟然情深至此,百年不朽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只可惜啊,情深不壽,慧極必傷。

                  風陵渡是郭襄的不肯忘,鐵羅漢成張三豐的空惆悵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最后的最后,張三豐瞧著郭襄的遺書,眼中忽然出現那個聰穎明慧的少女,那已經是一百年前的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物是人非,滄海桑田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張三豐終其一生的癡戀,終究不過是百年一夢······


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15-2016 www.bobdingethal.com 安慶市浩軒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   皖ICP備16019232號-1   皖公網安備 34080302000238號

                  亚洲色欲色欲综合网站站